穿在身上的历史和故事

贵州民族报 李姝爰 2017.04.18
毕节苗族男装上的横纹图案


蚕娘图案


蝴蝶妈妈图案


鸟纹图案


鱼纹图案
  刺绣,作为我国优秀的民族工艺,源远流长,四千年前的《尚书》中就有关于“衣画而裳绣”的记载,章服制度的规定更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刺绣的发展。驰名中外的就有苏州的苏绣、湖南的湘绣、四川的蜀绣、广东的粤绣,被誉为中国的“四大名绣”。然而,远遁中原、藏匿深山的贵州世居少数民族传统刺绣工艺,亦是我国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民族刺绣工艺多保留于民间,流传在乡野,在一定意义上回顾了民族的历史,表达了民族的思想,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。通常历史传说、宗教崇拜、生产劳动、爱情理想、家庭生活、自然景物等皆可绣于服饰,以母教女,姐教妹,同龄女孩互相学习借鉴为主,其工艺、技法经过长期的积累和发展已十分的成熟和稳定。刺绣艺术凝聚了贵州世居少数民族妇女对生活的热爱,体现了她们对美的理解和追求,针法技艺堪称巧夺天工。在纷繁复杂的刺绣品中,大抵可分为挑花、拼布、锡绣、锁绣、辫绣、绉绣、打籽绣、马尾绣、平绣、破线绣、堆绣等十多类,与传统意义上的“四大名绣”在工艺上有类似之处,却也不乏独创之举。

  贵州的世居少数民族多在其历史发展之初,没有文字以记载历史,于是记录历史的重任就被各族群众创造性地使用“绘画”的形式来替代,将所绘制的图案纹样通过刺绣缝制于衣装之上,于是他们所穿戴的衣装便具有了描述历史,表达感情的功能和作用,被誉为“穿在身上的史书”,因此,衣装已不仅仅是遮羞避寒的物件,更是凝聚了民族精神和理想的实物,而尤以苗族最为典型。诚然,并非只有苗族将自己的宇宙观、宗教信仰、图腾崇拜、历史记忆、神话传说、审美情趣、生活憧憬等符号信息镌刻在衣装之上,许多其它的世居少数民族也常惯以此法来记录自己的历史与文化。贵州世居少数民族的服饰,除了华美的造型、繁多的款式,其服饰之上蕴含的图案纹样更需要被人们所关注,这些活态的文化艺术符号成为了解读民族文化的关键载体,代代相传。

  在民族刺绣中人们经常会见到如鱼、鸟、蝴蝶、花等图案,这些形象有的承载着一段历史,有的记载着一个传说,有的包涵了某种生命意识。

  “枫树”“蚩尤”图案:“枫树”、“蚩尤”图案被广泛地运用在苗族服饰的刺绣艺术之中,体现的苗族的祖先崇拜意识。相传蚩尤与黄帝大战,黄帝请天神相助,杀蚩尤斩其首葬之,首级化为一片枫林。《山海经·大荒南经》记:“有宋山者,有木生山上,名曰枫木。枫木,蚩尤所弃其桎梏,是谓枫木”。《轩辕本纪》也说,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丘,掷械于大荒之中的宋山之上,后化为枫木之林。《述异记》也有:“南中有枫子鬼,枫木之老者为人形。亦呼为灵枫。”的记载。在贵州的黔东南地区,苗族把枫木作为图腾来崇拜,《苗族古歌》唱道:“还有枫树干,还有枫树心,树干生妹榜,树心生妹留,古时老妈妈。”苗族认为人类是从枫木中产生的,把蚩尤作为祖先来怀念。由于人类是枫木树心孕育出的蝴蝶妈妈所生的蛋孵出来的,所以枫木也是人类的“始祖”。在苗族服饰中就经常可见“枫树”“蚩尤”的形象,体现的就是对于祖先的崇拜。

  龙纹图案:龙是古老中国的原始图腾,在汉族地区,龙是皇权的象征,呈现出头角峥嵘、尖牙利爪的威武形象。但在贵州世居少数民族地区,龙纹却表现为稚拙天真、憨态可掬,与人和自然万物十分亲近,变化很多,有鱼龙、水牛龙、水龙、蚕龙等等。我国殷商时期甲骨文中的“龙”字也与今天仍在苗族地区广为流传的“龙纹”服饰图案十分相似,让人产生无穷的联想和思考。

  横纹图案:贵州毕节苗族男装披肩上的菱形图案,象征了“箭头”及“可防箭”,裙装上的“横纹”图案,据说代表黄河和长江,是苗族对其祖先不远万里、跋山涉水、所过江河的历史记录。

  坎肩方形图案:贵州西北部一带的苗族女装,在其长摆衣坎肩上刺绣有方形图案。这些图案记录了这支苗族对于故乡田园、树木、星星的向往以及对于祖先迁徙所过的山川河流的追思。

  印纹图案:贵州贵阳乌当卡堡一带苗族女盛装的衣服背部、袖筒处均有挑花四方印、三角印图案,据当地苗族传说,这种图案是苗王的大印,印上是苗王的名字,卡堡苗族因此自称“印苗”。

  蚕娘图案:我国是世界上最早种桑养蚕,缫丝织绸的国家,在距今5000年前后的史前时代的黄河流域就已经出现了丝绸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黄帝娶西陵氏之女嫘祖为妻,她发明了养蚕,为“嫘祖始蚕”。在贵州黄平苗族女装的左襟中常常绘有一组“蚕娘图”,一般由七条、九条或十一条蚕组成,一方面展现了蚕对人类生活的巨大贡献,另一方面表达了苗族先民种桑养蚕的历史业绩。

  十二古祖图案:《苗族古歌》传唱:风生雾、雾生云,云生雨。落到地上长出了枫树。枫树长大后,引来两只鸟雀在枝头鸣叫,鸟雀的鸣叫声惹怒了树下的女神,女神将枫树砍倒后,树心化作一只蝴蝶。蝴蝶有一次和水上的泡沫“游方”(即恋爱)怀孕后生下了12个蛋,由脊宇鸟艰难孵化了十二年,最终孵出姜央(人)、雷公、龙王、象、牛、羊、鸡、蛇、蜈蚣、山猫、虎、狗共十二兄弟,被苗家尊称为十二古祖神。这组古神在刺绣中经常出现,以台江施洞的破线绣最为生动传神。

  蝴蝶妈妈图案:其形象为人头蝶身。苗族称为:“妹榜妹留”,意为人之祖。《妹榜妹留》是祭祖歌,在十三年一次的祭祖之年,由巫师在端肃的祭祖仪式上唱。苗族年轻姑娘衣襟上的蝴蝶图案和蝴蝶扣等蝴蝶神话文化实体,体现“祈蝴蝶妈妈庇佑”的心态。蝴蝶妈妈的图案在刺绣中也广泛运用。

  水牛图案:牛是苗族的“十二古祖”之一。相传蚩尤为炎帝后裔,姜姓,当为“牛首人身”;汉代以来的蚩尤像多作牛首,苗族同胞相传为蚩尤后裔,十分崇拜水牛,男女盛装服饰上经常绣有水牛图案,同时也体现了苗族作为农耕民族,在其现实生活中与水牛的亲密伙伴关系。

  鸟纹图案:贵州丹寨苗族的百鸟衣上大量运用鸟纹图案和羽毛进行装饰,反映了他们对自己及祖先的认识和崇拜,他们认为自己是鸟氏族的后代,因而着百鸟衣祭祀祖先,寄寓了对家族兴旺繁衍的美好愿望。

  云纹图案:云纹体现了一个古老民族对于宇宙形成和万物繁衍的认识与思考,正如苗族古歌里唱的:“远古的时候,地是这个样,模糊一团泥,摇摆又晃荡”这与主流文化中的宇宙起源形成于气、雾,“混沌初开,乾坤始奠”的世界起源观在本质上是相同的。水汽和云雾是苗族理念中最早存在的两种物质,表达了水汽与云雾是“物种尽头和边沿”的意义,体现了苗族对万物形成之初宇宙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鱼纹图案:鱼纹的原始寓意是生殖崇拜,少数民族崇拜鱼,因鱼腹内多子,是对旺盛生殖能力的崇拜,在祭祀活动中,鱼是必不可少的供品。鱼纹图案寓意人丁兴旺,多子多福。而鱼纹中的阴阳鱼纹看上去很像阴阳太极图,苗族的老人们认为:“这个就是一家人的意思”。太极八卦是中国阴阳哲学观、符号化的杰作,一定意义上体现了中华民族的阴阳哲学思想。那么是道家影响了苗族还是苗族对道家的影响,抑或是中华文化的同源共祖,发人深思。

  饕餮纹图案:“饕餮”是夏商周时期,青铜器、古玉器、古石器上的纹饰,是许多动物图案的总和,饕餮纹源于5000多年前太湖地区的良渚文化,那是苗族先民蚩尤九黎的发祥地。这种在夏商周以后汉文化中几乎失传的古代纹饰,却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中遗存下来。

  芒纹图案:对太阳的崇拜,对光明的追求和向往是各族先民的共同理想和追求。服饰中大量太阳纹的运用,也表达了各族先民对太阳和光明的崇拜与执着。

  方形背搭图案:黔西北一带的苗族,其服饰上的方形背搭体现了一座城市的记忆,相传苗族先民居住在美丽的直米力城,那里有宽阔的平原和肥沃的田地,由于格蚩尤老和沙召觉堵敖两个部落间发生了一场战争,格蚩尤老战败,为了部族的生存,于黎明时分,率领部族民众从故乡直米力城撤离,踏上漫长的迁徙之路,他们翻山越岭,渡过浑水河,历经无数的苦难,才来到贵州的威宁地区重建家园。寒来暑往,岁月流逝,人们依然怀念昔日的故乡直米力城,后人为了纪念先民的这一段历史,便把故乡的城池镌刻在每日穿着的服装上,每个位置的走向都有其严格规定,一针一线都表达了人们对远古的情感和记忆。

  以苗族刺绣为主要特色的贵州世居少数民族刺绣艺术,是根置于深山的空谷幽兰,色彩缤纷,花团锦簇,一针针一线线皆是在描绘万物、书写历史、表达情感。神秘的图案背后往往是深沉的历史故事,需要我们怀着敬畏,带着真诚的心去探寻这遗落在民间的美丽。

【发表评论】【打印】【收藏本页】 【关闭】

相关信息

f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