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族女服“彩虹衣”

来源:民族文化宫   作者:博物馆   2017-01-18

土族女服“彩虹衣”

 

  民族文化宫博物馆收藏的这件立领右衽大襟五色袖“彩虹衣”,是土族女子盛装时的一种服饰,征集于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。年代为20世纪30年代。“彩虹衣”长117厘米,胸围120厘米,袖长59厘米,棉质。整件女服右衽大襟,蓝棉布衬里,左右侧开衩,黑色“拉花”立领,领上以土族传统刺绣工艺——盘绣刺绣红绿相间圆形图案和辫形线条,缀三枚金色圆铜扣。衣袖为红、黄、绿、白、粉五色彩布、彩缎拼接的“彩虹袖”,其中红色为主色,占整个衣袖约一半面积,其余四色布块相邻,均匀分布于衣袖上方,布块上刺绣有金色梅、兰、竹、菊图案。衣袖袖口镶宽约3厘米黑色丝绒底刺绣花边,花边里外均绣有花草纹样,做工精致。花边上接宽约10厘米金色牡丹纹花边,与襟边、下摆、衩口等处所贴金色牡丹纹花边相互呼应,极富设计感。
  “彩虹衣”是青海互助地区土族妇女最具特色的服饰,也称“花袖衫”,土语称“秀苏”。据说,这种服饰是以彩虹的颜色为模式设计的,其款式为绣花小领斜襟长衫,双袖由红、橙、蓝、白、黄、绿、黑等七色,或红、黄、绿、紫、蓝等五色彩布或彩缎镶接而成,色彩鲜艳夺目,搭配和谐,穿在身上,如同美丽的彩虹,互助地区也因此被称为“彩虹的故乡”。花袖又称“七彩袖”或“五彩袖”,每种色彩都有特殊的寓意:黑色象征土地;绿色象征森林和草原;黄色象征丰收的五谷;白色象征乳汁;蓝色象征蓝天;橙色象征金色的光芒;红色象征太阳。古老的盘歌《杨格喽》这样赞美它:“阿依姐的衣衫放宝光,天地的妙用都收藏,红、橙、蓝、白、黄、绿、黑,万物全靠它滋长。”除了绚丽夺目的色彩,盘绣也是土族“彩虹衣”的一大特色。土族盘绣是土族所特有的刺绣艺术,至今已经流传千年,以其独特的针法在我国少数民族传统刺绣工艺中独树一帜。盘绣多用于衣领、袖口处,用丝线盘绣云纹、菱形、富贵不断头等图案。刺绣时,用两根色彩相同的丝线,一根线盘,一根线缝。不同于一般的刺绣方式,土族妇女盘绣不用绷架,操作时左手拿布料,右手拿针,盘线挂在其右胸衣服上,缝线穿在针眼上,走针时把盘线盘在针上,当针抽上来时,左手拇指压住线,右手用针缝压。如此上针盘,下针缝,一针两线,使两毫米大小的圆圈均匀排在缝线上。整体刺绣要求盘线严密平整,缝线端正结实。盘绣虽然费工费料,但由于工艺复杂,制作精细,成品结实耐用,可以几十年不褪色、不脱线,始终保持最初的神韵,是土族人民智慧和精湛手工艺的集中体现。土族女孩从七八岁开始学习刺绣,到出嫁时,她的针线活成为衡量她是否是一个巧姑娘的标志,出嫁过程中,姑娘所有的头饰、服装、鞋袜、饰物等分别要在娘家和婆家摆出来,称为“摆嫁妆”。这种婚俗使得土族盘绣文化得以传承,也与“彩虹衣”一起寄托着土族人民的美好愿望,表达了土族人民对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。
  土族是我国人口较少的民族,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,土族共有289565人,主要分布在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、黄南藏族自治州的同仁县和乐都县,其中青海省境内的土族约占全国土族总人口的85%。土族基本上是全民信仰藏传佛教。早期,土族先民主要信仰原始宗教萨满教。萨满教崇尚彩色,把条状彩色物视为神灵的附着物。人们从驱邪保平安的巫术角度出发,把彩色布条连成服饰,穿在身上,使自己常在神灵的护佑之下。后来,彩色物的宗教观念逐渐淡薄,成为了人们喜爱的一种服饰颜色。由此,“彩虹衣”的起源受到土族原始宗教萨满教的影响可见一斑。
  土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,是鲜卑支系吐谷浑人的后裔。其服饰文化历史悠久,史籍中有大量关于吐谷浑服饰的记载。《南史·夷貊传》载:“著小袖袍,小口裤,大头长裙帽,女子披发为辫。”《北史·吐谷浑传》载:“(吐谷浑可汗)夸吕椎髻毦珠,以皂为帽,……衣织成裙,披锦大袍,辫发于后,首戴金花冠。其俗:丈夫衣服略同于华夏,多以罗幂为冠,亦以缯为帽;妇人皆贯珠贝,束发,以多为贵。”《隋书·西域传》:“(吐谷浑)其主以皂为帽,妻戴金花,其器械衣服略与中国同,其王公贵人多戴幂?,妇人裙襦,辫发缀以贝饰。”《新唐书·西域传》:“(吐谷浑)其王椎髻黑帽,妻锦袍织裙,金花饰首。男子服长裙缯帽或冠幂?,妇人辫发萦后,缀珠贝。”《大通县志》记载:土族“妇女戴帽”、“衣服不论绸布杂以五彩,束之大带”。由此可见,土族穿著“彩虹衣”由来已久,而且这些装束一直延续至今。
  关于“彩虹衣”的来历,民间有许多美好的传说。一是说:很久以前,有父母双亡的兄弟俩,弟弟莫斯格德违背父母遗嘱,将憨厚勤劳的哥哥赛斯格德撵到深山野洼里去种庄稼,赛斯格德在一只神鸟的帮助下,过上了好日子。有一天,他看见一条彩虹徐徐落入野花丛中,变成了一朵芳香四溢的牡丹花。他小心翼翼地把牡丹花捧回家中欣赏,正当他看得如痴如醉之时,牡丹花不见了,急得他大喊:“我的牡丹花那里去了?”“我在这儿哪!”银铃般的声音从厨房中传来。他慌忙跑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脸似牡丹花,身穿“彩虹衣”的姑娘正在做饭。之后,他们结为恩爱夫妻,共同劳动,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从此,“彩虹衣”就成为土族妇女标志性的服饰。另一个传说是这样的:从前有个叫王蟒的恶魔,生性残暴,常吞食人畜,谁也降伏不了他。后来,鲁氏太太和村里的姐妹合计想除掉王蟒。她们头戴珠穗闪闪的“扭达”头饰, 身穿仿照彩虹颜色制成的花袖衫,腰系绣花达博带,颈戴镶有圆形海螺片的项圈,载歌载舞,引诱王蟒喝酒,在他酩酊大醉时,杀死了这个恶魔,为民除了一害。从此,土族妇女就把这些姐妹的服饰流传下来,成了世世代代引以自豪的“彩虹衣”。
  作为土族传统文化重要载体的“彩虹衣”,从物质和精神文化层面承载着土族历史文化的重要信息。民族文化宫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土族立领右衽大襟五色袖女子“彩虹衣”,历史悠久、制作精良,是我们了解和研究土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实物资料。
 
(撰稿:张斯齐  摄影:杨坚多杰)